Steve & Jone
13d的遗憾?
作者: 赵凯   图片: 赵雷
2001年4月英国攀岩者Steve McClure和Jone来到中国,在北京白河开发了一条17米的路线,steve 当天顶绳完成了路线,留给了中国攀岩者一个努力的目标.

岩壁在公路边,是一块独立的大石,保护点在整块岩壁的中间,需要悬空保护.

路线依旧,4年内无人尝试,交通是问题之一,路线的难度系数是让大家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.

五月初赵雷和我决定尝试这条路线. 5月2号我们用顶绳下降,仔细观察了路线,确定了她的可行性,并确定了挂片的位置. 5月3号,将其打上了挂片. 之后的两个连续的周末我们都分别完成了整条路线的分解动作. 6月11号,MADROCK TEAM的三个成员:赵雷,丁丁和我一起来到了STEVE路线准备再次尝试它. 开始我们分成了三组上了岩壁,赵雷和丁丁是攀爬组,我和大宝是拍摄组.张清负责摄像. 天气非常热,赵雷和丁丁的攀爬非常艰苦.路线的起步是一个屋檐,翻出屋檐后就遇到了路线中最难的连续3步难点(估计这三步可能是个V6-7的抱石动作),手点很小,脚点更小,而且跨度很大.虽然大家都可以分解完成,但无法一气连续突破三个难点.一个多小时后悬空拍照的大宝体力不支,提出换人;改为我和丁丁攀爬,赵雷拍照.

我是这条路线攀爬次数最多的,因此动作更熟悉些,和丁丁各自完成一次顶绳work后,决定冲一把. 路线的第二把快挂刚好在难点之下,但第三把快挂却必须得完全通过难点后才能挂上,出于安全的考虑,作为摄影师的赵雷事先帮我挂好了第三把快挂.由于有了这个安全保证,我竟然一口气通过了难点,在接下来的12a左右的后半部分竟然也没费太多力气,然而由于work路线时对最后部分的轻视,在最后的终点时摸索动作耗时太长,结果功亏一篑.

赵雷和丁丁在收绳时都路过了我的脱落点,在观察后他们异口同声的说"你可真弱,这么简单也过不去!",言语中充满了遗憾,我遗憾吗?当然有,但并不多,其实我喜欢大家一起攻克一条难路线的过程的感觉,几乎时一年前也是我们三人在同时完成了当时北京最难的路线"老怪",所以下一次我们在回来,一起拿下她岂不更有意义.何况留着一点遗憾可以让我以后有更多一个理由来白河!

思考:
鞋:
俗话说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.每一个攀岩者都知道攀岩鞋的重要性,然而并不是每个攀岩者都会选择合适的攀岩鞋,其实对于不同风格的路线不同的攀岩鞋对攀爬有很大的影响.在尝试这条路线时赵雷和丁丁都使用的是madrock的新款shark,这款鞋可以说设计的非常出色,在人工岩壁和大角度的路线上处于同类产品的顶端,但在这条路线上,由于是垂直裂缝型,加之角度较小,脚点很小,所以其效果反而不如我穿的flash.事后丁丁总结说下次再来时一定要穿硬楞的平底鞋.因此给爱好者提的建议是:准备两双鞋,一双勾底,一双平底,在大角度时用前者,小脚度时用后者,不可将就混用.

定级:
定级是一个主观的概念,比如这条路线我觉得没有月亮山的14号线难,但赵雷和丁丁觉得比,Steve当时定级为13d,但有可能他并未找到最经济有效的动作.现在的爱好者都对级别比较敏感,毕竟攀爬级别的提高代表着付出的回报,但攀爬的过程才是最可贵的经历.对于定级我个人倾向于定级偏硬,这样可以更好的给自己督促.

打挂片:
记得当年steve开完线离开后,丁丁跟我说:"要不我们把她打上挂片吧!",但我记得好像steve说这可能是一条好的传统攀登的路线.便说服了丁丁不去打.具有讽刺意味的却是4年后给这条路线打上挂片的人竟然是我. 当然打之前我咨询了steve的朋友grahem,他说steve是不会介意的.因此我反思自己可能当年过于教条.毕竟攀爬是最主要的.当然关于是否该在可以传统的路线上打挂片还有待讨论.

Climbing
版权所有,请勿转载
© Copyright 2000-2011 Gviewchina.com (Beijing) All Rights Reserved
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Bince
旗云探险 - 13d的遗憾?